解读《航空货站收货工作规范》
来源:中国民航网

航空货站严流程 规范市场立“标尺”

——解读《航空货站收货工作规范》

近年来,随着经济快速发展,我国航空货运需求稳步提升,在畅通国民经济循环和支撑现代流通体系建设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社会对航空货运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也对行业治理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近日,民航局印发《航空货站收货工作规范》,为行业管理提供支撑,为基层监管提供依据,为企业发展提供指导,为治理能力的提升奠定坚实的基础。

着力补短板 逐步建立规章标准体系

地处中原的河南郑州机场,用了五年时间将“空中丝绸之路”越飞越广,40多条国际和地区货运航线连通世界。生鲜冷链、防疫物资、医疗设备、电子元件……疫情期间,郑州机场货运业务不降反增,2021年全年已突破70万吨。业务量在短时间内的持续增加,对收货工作提出了不少挑战。

“有时候会遇到像是代理企业对隐患危险品的知识认知不足,对于货站要求隐含危险品出具鉴定存在一定程度上的不理解这样的状况,再比如一线操作员工专业水平参差不齐等,都是目前存在的一些主要困难。”河南航空货运发展有限公司国际业务部副经理关永乐表示。“产生这些问题的原因一方面是缺乏行业统一规范引导,另一方面是对收货环节重视程度不够。”中国民航科学技术研究院运输所助理研究员王涵说。

当前,我国现行仅有国内、国际两部货规及少数几部规范标准,编制时间较早,已远不能适应促进当前行业发展的需要。特别是在文件体系方面,还尚未真正建立起一套符合行业自身发展规律、契合我国发展实际的行业规章标准体系。

为此,近年来,民航局将建立健全航空货运规章标准体系作为促进航空货运发展的重点工作予以推进。2018年,民航局出台《关于促进航空物流业发展的指导意见》;2020年8月,民航局首次出台《关于印发货邮飞行航班时刻配置政策措施的通知》;2022年2月,民航局又首次将航空物流纳入行业发展规划,提出了重点谋划包括“构建精准协同的治理体系”在内的“三大体系”,以“建规范、优环境、强监管”为核心,着力构建创新性强、开放度高、包容性好的现代航空物流治理体系。

航空物流涉及链条长,环节多,主体多。其中,航空货站是航空货运空运链条的开端,兼具着促安全、提效率和强服务的多重作用和功能。因此,此次修订《规范》,坚持以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为原则,旨在厘清责任边界、明确职责分工、凝聚发展共识,积极推动行业高质量发展。在操作性和应用性方面,《规范》对具体的收货操作动作和流程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和说明。“我们通过作出明确的规范,进一步强化规章的引导和约束作用,从而更好地推动收货环节责任落实,倒逼企业实现管理规范化、流程标准化。”民航局运输司相关负责人表示。

对乱象“踩刹车” 对发展“加油门”

2021年6月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明确规定,“管行业必须管安全、管业务必须管安全、管生产经营必须管安全”。“不同机场收货标准不统一,就会出现交货人在一地受阻而转战下一地的情况,也容易催生市场主体钻空子行为,导致不法分子瞒报货物品名或夹带危险品的安全隐患增加。另外,由于收货与安检环节涉及不同管理机构,安检环节虽对代理人了建立违规失信名录,但大多未将失信名录充分共享,导致不同环节形成信息壁垒,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安全隐患。”民航局运输司相关负责人表示。

郑州机场作为民航局电子货运、海外货站等多个项目试点,在收货工作的规范化中也作出了不少尝试。关永乐说,近年来,公司积极组织航司及货代企业对接解决客户诉求、规范交运的货物及文件要求,制定车辆入区收货制度,优化操作流程,试行码头运,引进危险品货物鉴定机构并深化与危险品鉴定机构的合作,对危险品货物进行联合收运检查,制定电子货运操作相关标准及流程、积极推进前置仓业务等等,这些工作目前都取得了一定进展。郑州机场的这些有益尝试,也为行业制定操作规范、促进行业安全有序发展贡献了智慧。

促进行业安全是此次编制《规范》的重要目的之一。一方面明确了收货工作流程,捋清航空货站收货操作链条,明晰操作要求,尤其明确活体动物、植物等特种货物及危险品货物的收货标准,推动收货工作标准化、规范化、制度化建设,为收货人员提供工作依据,实现收货工作有章可循、有规可依。另一方面,也明晰了收货环节收货人员、承运人、托运人和代理人等不同主体在空运链条中应承担的责任边界,明确收货人员资质要求,及具体收货环节标准,促进市场主体提高安全责任意识。

而后续,民航局也将出台本规范配套的监管检查单,供各地区管理局、监管局对辖区内航空货站收货工作进行检查监督时使用,进一步强化规章的约束性作用,从而更好地推动收货环节责任落实,倒逼企业实现管理规范化、流程标准化。“通过开展专项监察,完善监管体系,加强事前、事中、事后监督管理,奖惩并举,这些措施都体现了引导和约束的作用,避免重制定、轻实施,倒逼安全能力和服务质量提升。”王涵表示。

“同时,我们也要着力处理好安全和发展的关系,以安全保发展,以发展促安全。这也是我们很重要的一条编制思路。不仅对行业乱象‘踩刹车’,更要对行业发展‘加油门’”,民航局运输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规范》也坚持“放管服”的改革方向,规定方式方法,而非事无巨细地大包大揽。围绕国家和社会经济发展需要,将提升工作效率和服务能力作为重要内容予以明确,力求充分体现和发挥收货环节具有的安全、效率和服务的多重属性。

兼顾共性与特点 规范野生动植物运输

“编制《规范》的过程中,我们注重兼顾共性与特点。”民航局运输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规范》是针对全行业的指导性文件,既注重航空货运发达地区,也关注相对落后地区,通过规范引导,着力解决行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既对围绕收货过程中面临的普遍性问题,明确了一般性流程,厘清了收货涉及的环节和要素,同时也针对收货中的主要风险点以及应急运输、野生动植物运输等问题予以了重点说明。

在航空运输中,野生动植物的运输问题备受关注。2018年,南航曾受青海玉树市人民政府请求,协助空运两只藏羚羊去往北京参加录制活动;同年,备受社会关注的青海三江源地区受伤雪豹“凌雪”,在西宁野生动物园(青海省野生动物救护繁育中心)专业人员陪同下,搭乘航班从西宁赶赴北京,接受左后肢股骨第二次手术。

野生动植物是地球生命和自然生态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在保护生物多样性、维护国家生态安全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在国际上,如需运输野生动植物,需要确定是否收录在《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CITES)之中。按照不同的附录等级提供对应的运输许可证明。如果不是CITES名录中的野生动植物,进出境运输时还需要有输出国的官方检疫证书,有的国家还要求提供其他有关证明文件,如健康状况证明等。“目前国内运输野生动物的原则基本是与国际接轨的,特别是在野生动物的分级分类管理、运输许可审批以及卫生检疫要求方面,模式与国际社会保持一致。”南航物流公司法律标准部高级主管薛佳介绍道,“我们对于动植物运输有一整套特殊保障流程,特别在收运文件检查、包装检查、储运、机坪运输保障以及配载、装机等环节都有规范的操作要求。同时,托运人也应对野生动物的习性、包装非常专业,这样才能互相协作给出一整套安全、快捷的运输方案。”

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下,我国成立了由相关部委组成的管控机制,联合行动管控和预防野生动植物的非法运输。而长久以来,野生动植物的航空运输因其规模小、频次少,且基本限于特定区域,因此未形成健全的标准规章体系的指导,导致在管理上较为滞后。“无论是运输企业还是货主,想合法合规的运输野生动植物,面对国家不同的职能管理部门、不同的文件要求,企业和民众还是需要花些时间研究的。”薛佳说。

而本次《规范》的编写,民航局邀请包括诸多行业内专家以及主流航司业务主管部门进行了多次研讨,抓关键角色、关键环节以及关键限制,充分体现出行业对未来业务发展的前瞻性。“对多年来现场操作的一些模糊地带进行了明确,给企业长期采用土办法的操作环节提供了合法合规的依据。”薛佳表示。

《规范》规定,接收野生动物时,须依照野生动物保护法、动物防疫法等法律法规,检查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动物卫生监督机构等部门开具的相关合法来源证明、特许猎捕证以及检疫证明等,其中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要检查省级以上相关单位出具的许可文件。接收《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禁止或者限制贸易的野生动物或其制品,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及其制品,同时应检查国家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机构核发的允许进出口的证明书。接收《中华人民共和国植物检疫条例》规定必须实施检疫的植物和植物产品时,必须检查所在省 (地、县)植物检疫机构出具的检疫证书;接收濒危植物及其制品或国家保护植物时,必须检查省级以上林业部门或濒危动植物管理办公室出具的准运证明。“这也突出了我们在编制《规范》时规范操作标准的导向,同时也体现出我们对保护野生动植物的重视。”民航局运输司相关负责人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