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飞机租赁巨头即将现身?对中国产业链影响有限

  3月10日,通用电气(GE)宣布其旗下飞机租赁公司GE Capital Aviation Service(GECAS)正式与全球第二大租赁商AerCap合并。同日,AerCap也表示,其已经完成了对GECAS的收购:“虽然这笔价值300亿美元的交易仍需得到监管机构的批准,但我们期待会在今年第四季度得到结论。”

  

  一旦这一交易完成,GE将拥有AerCap约46%的股份,并将在公司董事会拥有两个席位;而AerCap则将成为全球最大的飞机租赁公司,旗下拥有约2098架飞机,分布在全球约200家航司。此外,AerCap还将拥有900多台发动机,分布在全球45家客户中,其中主要是CFM56和LEAP发动机,这是全球窄体客机的主流发动机。

  合并后,AerCap作为全球第一大飞机租赁公司,会占有全球飞机租赁市场18%的份额,紧随其后的Avolon则只占5%。

  

  潜台词:“终于卖出去了”

  GE对于这一合并显然相当满意。在3月10日的发布会上,GE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劳伦斯·卡普(H. Lawrence Culp, Jr.)表示:“今天标志着GE向一个更专注、更简单、更强大的工业公司转型。”

  GE官网稿件中也表示,未来将专注于其核心业务:能源、可再生能源、航空和医疗业务。

  毕竟对于GE来说,全球能够“买下”GECAS的买家非常有限,而其寻求适合的合作方式也已经相当久了。因为近些年来,GE的财务状况并不乐观。

  按照业务不同,GE可基本分为GE工业事业集团(GE Industrial,包括技术设施、能源设施、消费者与工业等领域)和GE金融事业集团(GE Capital,美股上市代码GECC)。

  

  GECC是GE在全球开展收购、并购,实现资产多元化、国际化的重要工具,旗下业务曾涉及消费信贷、商业贷款和租赁、能源金融、航空金融和房地产等多个领域。在上世纪90年代到千禧年之初,随着GE在全球的“攻城略地”,GECC的资产规模也一路走高,其资产规模最高时达6610亿美元。但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的到来,受GECC的拖累,GE一度濒临破产,股价曾跌至每股仅6.66美元。

  此后,美国政府也加紧了对“非银行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监管,实施更为严格的管理和监管标准。之后,GECC资产规模持续缩水,营收在GE集团的占比也逐年降低,并主动剥离了旗下90%的金融资产。

  

  2018年,GE因糟糕的财务表现被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除名

  尽管如此,GE依然负债累累:按照2020年底的数据,GE的总债务(包括GE Industrial和GECC)达750亿美元,其中GECC的财报显示,其债务为560亿美元,而GECC旗下一个重要的“失血部门”就是GECAS。

  

  GECAS在2019年第四季度利润为10亿美元,但由于新冠疫情的突然袭来,GECAS在2020年第四季度则亏损了7.86亿美元,而且这一现状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都难以扭转,因为GECAS的现有机队配置,依然存在机龄较大、机型老旧,机型分散的情况——

  

  而在交易完成后,由于交易方式中包括240亿美元现金,GECC债务会立马减少为320亿,同时,GE的杠杆水平也将高达资产的7倍左右,一些投资者乐观的表示,通过此次收购,GE或许将有能力偿还其全部债务。

  AerCap:将持续优化机队配置

  在AerCap收购GECAS之前,根据Cirium2020年底披露的数据,AerCap的机队价值约为298亿美元,GECAS的机队价值则为197亿美元(尽管GECAS机队规模更大)。

  因为从机队配置上来说,AerCap的机队配置更新、价值更高,GECAS的机队机型则较为老旧。合并后,二者一共还有531架飞机有待交付,其中多数都是空客A350、A320neo和波音787等较为先进的客机。

  

  AerCap计划在未来几年继续投资新技术飞机:2020年12月,GECAS和AerCap的联合机队中约有56%的“新技术飞机”,AerCap计划到2024年12月,将这一数字提升至75%。与此同时,AerCap也计划增加其窄体客机业务,将新合并机群的窄体客机比例从2020年12月的59%提高到2024年底的66%。

  

  此外,业界表示,AerCap未来很可能会剥离GECAS旗下支线飞机租赁等投资回报率更低的业务,以达成更好的资产优化目标。

  各方担忧,但对我国影响有限

  虽然目前二者合并还有待通过反垄断等相关事务的调查与监管,尚未尘埃落定,但各相关方面已经表示了对这一合并的担忧。

  

  近日IATA的总干事亚历山大·朱尼亚克(Alexandre de Juniac)就表示:“我们理解租赁公司处境艰难,但是二者的合并,将导致产生一个占据主导地位的巨型玩家,这对所有人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因为合并后的企业可以实现显著的协同效应,从与原始设备制造商谈判,到在债券市场获得更便宜的融资……譬如,对于波音、空客这样的巨头来说,产生一个巨型的谈判者就意味着定价权的部分丧失。同时,这一合并也必然将引起行业内的担忧和效仿,在最近几年,这样的租赁公司合并的交易一定还会出现。

  至于对中国商用飞机产业链的影响,业内人士表示,不用担心AerCap这样的巨头会对我国国内民航市场产生过大的影响,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我国的飞机租赁公司正在越来越多,并且正随着我国民航市场和国产民机产业链的成长而越来越成熟,随着产业链的完善,海外资本的影响力将越来越小。(文案:钟飞)